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成都养生网考察那些忌讳言及的事情(2)

[复制链接]

41

主题

2

回帖

22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1
发表于 2023-12-3 22: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共卫生学专家们谈论历史时,他们的时间界限通常起始于1854年的一个星期五的上午。这一天,伦敦索霍区的约翰·斯诺(John Snow)医生将百老汇街的一个水泵上的手柄拆了下来。因为斯诺医生第一个认识到,霍乱在粪便中传播,而粪便又进入了水源,从而导致了严重的后果(1849年,霍乱夺去了英国5万多人的生命)。接着就铺设了污水管道,水冲厕所也全面普及开来。现在的生活条件使得几乎人人都能享有一个或者几个神奇的能冲走粪便的厕所,这种厕所成为人类和自己那些可能有毒的排泄物之间的一道屏障。每座城市都有将污秽物排放到某个地方的排污系统,然后又由更大的排污系统将其处理掉,人们既看不见,也闻不到任何气味。卫生设施是现代城市建设的基础,也是芸芸众生能够高密度地生活在城市中的保障,再也不必担心随处粪便排泄所招致的后果。

富有的拥有厕所的人们,贫穷的没有厕所的大众。有特权的人享有奢侈和健康的生活。穷人则不得不面对面对着疾病、死亡和随处未经处理的排泄物。这就是那位让我感到十分尴尬的利比里亚籍服务员脑子里想当然的认识。他有权利这么想,因为他是难民,死于腹泻的难民(不论是在集中营或者在逃难途中)很可能比死于战乱的还要多。但是他的认识却是错误的。

2007年春天,爱尔兰西海岸的戈尔韦市举行了每年一度的艺术节巡游活动。戈尔韦市是享有盛名的文化中心。这里有一所很好的大学。美丽的公园里有舒适的长凳,我曾经到过戈尔韦市,舒适地坐在长凳上傻傻地发呆,我的背包被偷了,我的喊声把附近一家酒吧里的人引了出来,他们见义勇为,冲出来帮我去追那个小偷,因此,我对戈尔韦市有着美好的回忆。但是我却庆幸2007年那一年我没去。因为在戈尔韦市艺术节巡游队伍中有一种穿着绿色毛茸服、长着许多手臂和一只眼睛的新角色:“隐形怪物”。此前只要在戈尔韦市待过5个月的人都知道这种怪物的含义,因为就是这种“隐形怪物”导致一个世界级文化名城沦为只有世界上最糟糕的贫民窟的居民才熟悉的生活条件。这个罪魁祸首是一种叫“隐孢子虫”的寄生虫,在粪便中传播,可以引起疾病的原生虫是一种单细胞的、类似于寄生变形虫的生物。在过去的5个多月里,数十亿的隐孢子虫在戈尔韦市肆虐,使得这个富国的富城断了饮用水,在这个美誉为“凯尔特虎”的富国,这个欧洲的文化中心却不得不频频发布将水烧开再饮用的通知和告示,这种情况更多的是发生在那些无数儿童夭折的贫穷地方。

这场灾难始于三月初,腹痛和腹泻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老人、儿童和免疫力差的人住进了医院。可是这种疾病的起因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污染了科里布海湾地区的饮用水源。最初认定导致污染的是牛。它们一定是在附近什么地方排泄了粪便。接着又怀疑上了农民:喷完农药农民可能把水源污染了。接着有人开始怀疑排污系统。最初的实验发现,大多数传染病都是由隐孢子虫引起的,而且人与人之间互相传染。爱尔兰国家广播电台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从乌特拉德排放到海湾的污水中,隐孢子虫的含量比邻近的北爱尔兰高出了600倍。
01917-4180252843-1girl, moyou,((Girl in straw hat looking back in a field of sun.png
戈尔韦市的隐孢子虫危机中有两件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一个已经几乎有150年历史的现代社会,理应知道如何处理污水,却突然无法为公民提供洁净的饮用水了,但是这件丑闻并没有传到国外。第二,这场危机并非没有人预料到。当危机爆发并被公之于众后,克莱尔郡首府恩尼斯市的居民又爆出了一个更加令人吃惊的内幕。他们说,行啊,你们不就是5个月没有喝到饮用水嘛,我们可是两年没有喝到饮用水了(事实上,他们得等到2009年建成一座污水处理厂之后才能喝到洁净的饮用水)。根据爱尔兰国家环保部门的统计,爱尔兰约有1/5的城镇处在被隐孢子虫所传染的高度危险中。全爱尔兰几乎有一半的地方污水处理水平只处在初级阶段,不过是将大块的污秽物过滤出来,然后将剩余的排放掉。爱尔兰可不是唯一一个城市基础设施如此寒酸的富裕国家。


回复

举报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